富血小板血浆

来自医学百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富血小板血浆(Platelet-rich plasma,PRP):高度浓缩的血小板,其中富含多种生长因子,它可以促进细胞增生和分化。自1998年Marx等首次用PRP复合移植骨修复下颌骨缺损以来,PRP已逐渐应用于口腔整形骨科耳鼻喉科神经外科等领域的组织修复[1]。PRP有治疗痘印、难治性伤口愈合、自体脂肪移植后帮助脂肪细胞存活、皮肤激光治疗后伤口修复、抚平皮肤细纹等疗效[2]

目录

简介

富血小板血浆
PRP是抽取自体静脉血经过密度梯度离心法产生的血小板浓缩物,并加入氯化钙凝血酶激活 PRP后形成富血小板凝胶(platelet-rich gel,PRG)。PRP形成 PRG 的过程中,血小板通过脱颗粒作用,释放血小板源性生长因子 (platelet-derived growth factor,PDGF)、转化生长因子 (transforming growth factor,TGF)-β1、TGF-β2、胰岛素样生长因子表皮生长因子血管内皮细胞生长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factor,VEGF)等 ,不同的生长因子有着不同的理化特性及临床作用。


PRP制备

首先抽取自身静脉血,利用血液中的沉降系数不同,经梯度离心法将血液分成 3 层,底层为沉降系数最大的红细胞,最上层上清液为乏血小板血浆(platelet-poor plasma,PPP)。两者交接处即富含血小板血浆。提取上清液至交界处下部分红细胞,再次离心便可得到高浓度血小板的 PRP,在 PRP 中加入适量的钙离子和促凝剂凝血酶,混合后能形成富血小板凝胶(platelet-rich gel,PRG)激活 PRP,使血浆中的纤维蛋白原转化为纤维蛋白,形成富含骨生长因子的纤维蛋白网状系统,血小板 α 颗粒与血小板膜融合,生长因子通过跨膜受体结合到细胞膜外表面。成人骨髓基质干细胞成骨细胞成纤维细胞内皮细胞表皮细胞表达 PRP 中相关的生长因子受体,这些跨膜受体反过来诱导内源性细胞内信号蛋白的活性,引起细胞的基因序列表达 。 目前获取 PRP 的方法很多,不同的离心时间、离心次数和离心力获得 PRP 的血小板浓度和活性皆不相同,各家学者研究建议不同,目前多数学者认为,一次以低速离心后吸取全部上清、交界层及交界面下的一少部分红细胞层于另一支离心管,二次以高速离心,所得的 PRP 中血小板回收率较高。

作用机制

PRP的作用是通过生长因子的相互作用和相互调节下完成的,生长因子分泌后立即黏附至靶细胞膜表面,激活细胞膜受体,激发细胞正常的基因序列表达[1]。当 PRP 被凝血酶激活后,可释放出大量的生长因子如 TGF-β、PDGF,成纤维生长因子(fibroblast growth factor,FGF)、肝细胞样生长因子(hepatocyte growth factor,HGF)和 VEGF等。PDGF 可刺激内皮细胞生长,促进毛细血管生成,刺激单核巨噬细胞趋化,增加胶原蛋白的合成能力 ;TGF-β 和 PDGF 均可激发使创伤局部各种参与修复的细胞成倍增殖,激发胶原的合成,激活巨噬细胞和其他细胞因子的作用 ;VEGF 是一种强烈的血管生长因子,在伤口愈合和血管化方面发挥重要作用,是血管生成初期关键的促进因子:VEGF 与血管内皮细胞表面的相应受体结合,刺激内皮细胞的增殖,诱导新血管形成并且增加血管尤其是微小血管的通透性,为细胞的生长和新生毛细血管网的建立提供营养[2]。除生长因子外,PRP中还含有纤维蛋白纤维结合蛋白玻连蛋白等,它们形成纤维网络,可以承接组织修复细胞、促进细胞黏附、防止细胞流失的支架作用[1]

应用

富血小板血浆用于美容
PRP已逐渐应用于口腔、整形、骨科、耳鼻喉科、神经外科等领域的组织修复中。PRP有治疗痘印、难治性伤口愈合、自体脂肪移植后帮助脂肪细胞存活、皮肤激光治疗后伤口修复、抚平皮肤细纹等疗效

骨科领域

修复韧带/ 肌腱损伤

肌腱组织由腱细胞纤维胶原蛋白水分构成,自身缺乏血液供应,故受损后的愈合速度慢于其他结缔组织。随着研究深入,发现生长因子在韧带修复过程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进而尝试利用PRP来促进或辅助治疗肌腱损伤。

半月板关节软骨损伤与修复

通常,受损的关节软骨本身只有很弱的再生修复能力,如何对受损的关节软骨进行修复、恢复关节面完整性、重建关节功能和防止关节退变是再生医学的研究热点。动物实验及临床应用均表明PRP 具有促进损伤软骨组织修复的功能。PRP可以作为修复软骨时的一种治疗选择。

骨缺损修复

骨缺损的修复一直是骨科临床所面临的难点之一,目前对骨缺损修复的方法主要有自体骨移植同种异体骨移植生物材料填充组织工程技术基因治疗等。自体骨移植时虽可以取得满意的疗效,但骨来源有限,且取骨不仅需要额外的手术操作,还增加患者痛苦,同时还会引起多种术后并发症及附加损伤。组织工程学的创立和发展为骨缺损的修复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复合成骨细胞和/或生长因子的生物材料具有良好的骨诱导性,在修复骨缺损中具有良好的应用前景。研究发现PRP不仅加快新骨形成骨缺损有修复作用,同时提高新生骨质量。

脊柱融合方面的应用

PRP的研究为脊柱融合开辟了一条新途径,它解决了自体骨来源有限,异体骨免疫排斥反应,生物材料无骨诱导活性, 单一生长因子制作复杂、价格昂贵等缺陷, 明显促进成骨作用,加速骨愈合能力,提高脊柱融合率, 促进患者术后病情恢复及生活质量的提高。但目前PRP在脊柱融合方面尚处于研究阶段,相关报道有限。PRP能够早期促进骨融合,在临床上应用于腰椎融合时产生良好的效果。

预防骨与关节感染

关节感染是骨科手术面临的难题之一,常用预防方法是在围手术期应用抗生素。但长期大量应用抗生素不仅带来各种系统副作用,还会导致耐药菌株的出现。因此,有必要探索一种新的解决骨感染问题的方法。PRP由于其含有的高浓度血小板可以释放大量生长因子,当PRP被凝血酶激活后形成血小板-白细胞凝胶(PLG),其中含有高浓度的血小板和白细胞,这些细胞成分在机体先天免疫防御反应中发挥着趋化、吞噬和氧化杀菌等重要作用。此外,血小板还可释放大量生长因子促进被炎症破坏的组织细胞再生,为炎症消退提供良好的局部微环境。PRP的这种多重特性使其具有传统抗生素所不具备的优势。因此,作为一种“生物抗菌制剂”,PRP为我们预防和治疗骨感染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2]

口腔颌面外科

颌骨由于其解剖及功能上的特殊性,其缺损的修复一直是口腔颌面外科临床所面临的难题之一。传统的颌骨重建方法主要有自体骨移植、异体或异种骨移植、人工合成生物材料等,存在着骨源有限、传播疾病、相容性及无诱导活性等缺陷。近期甚为活跃的组织工程化人工骨虽然有非常良好的应用前景,但是由于存在种子细胞需分离纯化、体外扩增及诱导成骨细胞方向分化等程序需时较长,而支架材料的物理化学性能、组织相容性及降解率等与种子细胞的复合尚缺乏有效的调控,生长因子的适宜比例难以确定 ,故临床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应用PRP行颌骨缺损的重建是近期提出的一个研究方向,并且已有在颌面部根治性外科切除术后、颌骨重建牙槽嵴裂的修复、牙种植外科及其它骨科领域成功应用的报道[3]

治疗秃顶

患者接受富血小板血浆注射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科学家通过自己的血液中提取富血小板血浆(PRP)注射在头部发囊,现能够重新生长出新的头发。这种吸血鬼疗法可以刺激头发之下的新干细胞,从而促进头发再生。这种最新治疗方法能够帮助那些遭受斑秃困扰的男性,手术之外最好的治疗方案[4]。。


参考资料

  1. 1.0 1.1 王羿婷,毕志刚.自体富血小板血浆在脱发治疗中的应用[J]临床皮肤科杂志2014,43(7):444-446
  2. 2.0 2.1 杨民,许生领,徐祝军.富血小板血浆在骨科领域的应用与前景[J]医学综述2011,17(18):2776-2778
  3. 富血小板血浆
  4. 血液提取血浆注射发囊可促进秃顶男头发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