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

来自医学百科
(重定向自金黄葡萄球菌感染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葡萄球菌是一种在环境中极之普遍存在的细菌,相信全世界人口有约三分之一的体内带有它,而在一般的健康情况下并不会造成任何问题。过去,葡萄球菌只会在弄伤皮肤或伤口处造成感染。但最近却由于过度使用抗生素的缘故,金黄色葡萄球菌的菌株已形成抗药性。若免疫系统出现弱点时,纵然没有伤口亦可以导致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征状会是,甚至于坏死性筋膜炎。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一般会使用万古霉素来治疗,但现时亦已发现了具有抗万古霉素的葡萄球菌。

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感染个案往往是起源于医院或是体育馆。很多专业运动员在体育馆的更衣室内感染了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另外,于2006年6月22日,因54人在无执照纹身馆感染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发出了因纹身爆发的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警告。

目录

微生物学

金黄色葡萄球菌的抗甲氧西林性是因获得称为“SCCmec”的葡萄球菌盒式染色体,并由称为“mecA”的基因所造成。这种基因会产生一种青霉素结合蛋白PBP2a,有着β内醘胺环减少了的药性。

有些金黄色葡萄球菌的菌株会过度产生β内醘胺酶,纵然它们是mecA阴性,仍然会出现对苯唑西林甲氧西林的抗药性。它们的浓度略多于最低抑菌浓度及形成最低抗性。其他的菌株可以产生修改了的青霉素结合蛋白(非PBP2)及形成了对β内醘胺类抗生素不同的抗药性。

死亡率

虽然有报告指出在所有住院病人中,感染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病人的平均住院时间是其他病人的三倍,死亡率是其他病人的五倍,但是他们的死亡率却没有明确的增加。另有报告指感染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病人在感染30天内的死亡率是34%,而感染非抗药性的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病人死亡率却相若,为27%。

临床征状

纵然可能感染的地方是呼吸道、伤口、静脉导管尿道,金黄色葡萄球菌一般都是植菌在鼻前孔。

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通常都是没有征状的,而且可以维持长达数个星期至几年的时间。感染病人的若免疫系统受损,相比起有征状的继发感染病人,会有着更大的危险。

治疗

万古霉素及替考拉宁是用来治疗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的胜肽几丁聚糖抗生素。替考拉宁是与万古霉素在结构上同类及有着相似的抗菌性,但半衰期却更长。两种药物的口服吸收都较低,所以都是以静脉注射方式用药。但例外的是假膜性结肠炎,万古霉素必须要以口服来治疗这种肠胃道感染。

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的几种菌株都有抗药性,甚至是万古霉素及替考拉宁。那些新进化的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称为万古霉素敏感性减低金黄色葡萄球菌(Vancomycin intermediate-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简称VISA)。利奈唑胺奎奴普丁达福普丁达托霉素替加环素都是最近新进用作治疗的药物,一般用在对胜肽几丁聚糖抗生素没有反应的严重感染上。较轻微的感染可以用口服的制剂来治疗,包括利奈唑胺立汎霉素夫西地酸原始霉素增效磺胺甲基异恶唑甲氧芐啶磺胺甲恶唑合剂)、脱氧羟四环霉素克林霉素

于2006年5月18日,默沙东刊登了一项研究,发现一种全新的抗生素称为平板霉素,能有效地杀死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

防止及控制感染

酒精是已证实是对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有效的消毒剂四级铵盐可以与酒精一并使用,以增加消毒的持久力。院内感染的防止需要定期的清洗。在二氧化碳内不可燃的酒精蒸气系统或是次氯酸钠都是经常被用来清楚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病房或植菌房间的。

2004年8月下旬,在抵抗MRSA的试验计划成功下,英国国家健康中心推行了一个运动。在病房内需要有含酒精的洗手液,以方便员工能经常洗手。若这运动能减低1%的感染,则可算是十分成功。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亦有报告指单靠洗手这个运动,就已经每年能救回约30,000病人(不单是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感染,亦包括其他院内感染)的性命。

直至1990年代,英国所实行的政策是立即隔离所有感染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病人,并替所有职员进行检查及停工接受治疗。但是数学模型显示虽然有如此有效的检查及隔离政策,但仍有可能出现失去控制的感染情况。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因植菌的病人回到社区后,令社区植菌病人的数量达至临界,令该政策受到打击。一些没有受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打击的国家有荷兰,她的成功是因尝试根绝植菌的情况,而非感染的病发。对于受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打击的国家(如英国及美国而言,荷兰的成功显示英国所行的政策仍可以有效,但须在设备上作出更大的投资。其他的建议有使用所有可能的方式防止病人的重新感染等。

流行病学

约有5千3百万人口相信是带有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科学家估计约20亿人口(全世界人口的25-30%)带有葡萄球菌。

因为在医院经常是以多种抗生素来治疗囊肿性纤维化病人,他们多被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植菌,从而提高了患上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引起的肺炎风险。交叉感染的风险亦增加了使用隔离病房。病人接受氟喹诺酮是很容易受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植菌的,这可能是因为一般运行的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菌株都是带抗氟喹诺酮性的,纵然病人已接受氟喹诺酮清理金黄色葡萄球菌,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亦能植菌在病人身上。

在使用静脉注射药物的人口中,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所引起的感染,是所有金黄色葡萄球菌所引起的感染的20%。这些在医院外的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菌株,现被称为社区型的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简称CA-MRSA),不单难以治疗,更是带有毒性的。CA-MRSA表面上不是在社区会自行进化的,而是一种由离开医院环境的MRSA与在社区较易治疗的生物混合而成。大部份混合菌株都带有毒性,令它们的感染侵害更猛烈,在轻微的抓伤及割伤下形成在深层组织的感染及致命肺炎等。

在2005年早期,在英国的因MRSA感染的死亡率约为每年3000个。葡萄球菌感染个案占全国感染个案的一半。MRSA在医院感染成为了一项政治议题,成为2005年英国大选的卫生政策的讨论课题。

最近发现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能在棘阿米巴内进行复制,增加数目达至1000倍。由于棘阿米巴可以制造在空气中飘浮的包囊,它成为可以在空气中传播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的生物。至于是否在临床环境控制棘阿米巴对控制MRSA有所帮助,则有待进一步的研究证实。

参看

模板:Ambox/core